【加密货币采矿业】伊朗矿业的发展即将超越美国

伊朗的加密货币挖矿行业从去年开始有加速腾飞之势。

伊朗的加密货币挖矿行业从去年开始有加速腾飞之势。

自从2019年7月使加密挖矿合法化以来,伊朗当局要求从业者只有在获得许可证后才能挖矿。当地政府允许发电厂从事加密货币挖矿,打算在全球算力战中分一杯羹。

伊朗因廉价的电力而吸引了大量矿工,使该国成为中国以外最重要的加密货币挖矿国之一。同时,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北美的主要市场参与者正在通过多次库存收购扩大其业务。

伊朗当局已批准发电厂挖加密货币。但是,由于发电厂的操作人员无法使用补贴的燃料,因此需要进行授权。想挖比特币的伊朗发电厂必须获得政府的许可,并采用当局定下的批准电价。

政府不允许发电厂用补贴燃料,以确保居民以及该国其他工业部门的电力供应受到负面影响。数字资产交易平台SynchroBit Hybrid Exchange的联合创始人Babak Behboudi说,此消息标志着伊朗合法加密货币挖矿的又一个里程碑:

“这是一项伟大的成就,因为它表明伊朗政府已经承认了加密货币挖矿行业!这意味着加密货币可以被视为一种法律和受监管的资产,人们可以为自己的业务和生活做点事情。”

然而伊朗当局强调,允许加密矿开采并不是新鲜事儿。实际上,截至1月,该国工业、矿业和贸易部已颁发了1.000多种加密货币挖矿许可证。在合法化之前,一些矿工将其经营场所移至寺庙免费挖矿,由于能源消耗激增,当地对这些非法行为进行了打击。

后来提出的折衷方案是允许挖加密货币,甚至承诺免税来激励更多参与者将挖矿活动转移到该国。将其外国收入汇回国内的伊朗矿工有资格获得某些免税。作为获得许可的加密货币挖矿活动的一部分,政府还向举报非法加密货币挖矿活动的人提供奖励,赏金约为1亿里亚尔(约合2375美元)。

今年5月,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呼吁伊朗央行、能源部以及通信与信息技术部的官员制定一项全面的国家加密货币挖矿战略。此举表明政府有更大的意图将加密货币挖矿纳入其经济复苏计划。该国面临恶性通货膨胀,而冠状病毒的爆发使经济陷入困境,伊朗政府一直在研究要怎么样更好地参与加密货币行业。

伊朗与埃及、科威特和缅甸一道,是世界上电费最低的国家之一。廉价电力通常对矿工来说是难以抵抗的诱惑。除了中国,伊朗控制着全球哈希算力分布的第五大份额。伊朗2019年加密货币挖矿活动的增加甚至导致了清洁能源挖矿占比的下降。

《【加密货币采矿业】伊朗矿业的发展即将超越美国》

(全球算力分布,来源:Cbeci.org)

在2019年6月的半年度比特币挖矿报告第三版中,数字资产管理公司CoinShares透露,全球可再生能源在该行业的所占比为74.1%。在2019年12月发布的最新研究结果中,该比例略降至73%。 不过Behboudi说现在就断言伊朗会占领更多的全球比特币挖矿市场份额尚为时过早:

“要成为挖矿中心,伊朗的挖矿行业需要获得最新的挖矿技术,特别是先进的机器,以提高能源消耗效率并增加投资者的投资回报率。此外,我们需要了解政府如何为这一新兴行业制定路线图。关键在于政府应该怎么样让外国公司和投资者参与伊朗的加密挖矿业。”

伊朗的发电厂能帮助它更好地发展比特币挖矿行业,以占得更多的全球算力份额。截至2019年8月,伊朗的火力发电能力排名世界第九,在六年期间迅速增加9000兆瓦。

该消息传来之际,其他主要加密货币挖矿中心的参与者似乎也在扩大其业务规模。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像Bitfarms和Marathon这样的北美大矿商已经从比特大陆和神马矿机等主要制造商那里获得了可观的订单。

这些新订单包含最新的挖矿硬件版本,比老一代矿机能够提供更高的效率。在当前环境下,尤其是在五月份的比特币区块奖励减半之后,高效的加密货币挖矿显得尤为重要。

在吉尔吉斯斯坦,比特币的挖矿似乎吸引了政府的兴趣。八月初,该国经济部发布了一项计划草案,公开征集意见对比特币矿工征收15%的税。此举是政府在当前COVID-19大流行中刺激经济复苏的努力的一部分。

对于比特币的混乱局面,像伊朗这样的国家正在和美国进行一场算力的争夺战。根据加密货币支持者Max Keiser的说法,这场纠纷将使比特币的市值飙升至500.000美元。算力分布从“东方”转移到“西方”可能会导致中国的算力优势显著下降。为了摆脱欧洲高昂运营成本,西方矿工可能会迁移到北美,由于许多州制定了新法规,美国正在成为北美的上乘之选。

目前,中国仍然主导着挖矿行业,控制着全球65%的哈希率。随着中国季风季节的来临,专家们预计,随着电力供应的充裕,矿工的利润将更高。

2020年,该行业被迫经受多场风暴的考验,其中包括COVID-19疫情,这影响了矿机供应。在比特币减半之后,BTC的现货市场价格也没有看到任何上涨,较小的挖矿公司接连倒闭。鱼池的全球业务总监Thomas Heller透露了减半的影响:

“每日挖矿收入已从一半前的0.16TH/ S美元下降到7月的0.07美元,现在约为0.10美元。利润率要薄得多,许多老式矿机已经关闭,除了那些利用中国丰水期电价的矿机。”

而加密货币矿业公司Hashr8的Whit Gibbs表示,减半后一直很残酷:“显然,只要您将整体奖励减半,就会直接影响到矿工的底线。”他继续说:“此外,尽管价格走势持续了数月,但难度也稳步上升,对于比特币矿工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日子。”而Heller认为,地域范围限制下价格的横盘也有很大影响:

“由于BTC的价格一直没有起色,对新一代机器的需求比起一年前已经大大减少。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公司已经从比特大陆和神马矿机获得了非常大的订单,但是,由于销售放缓,我们预计网络哈希率不会出现大幅增长。”

此外,据UENC项目创始人Jason Shen介绍,比特币矿机算力的分布确实有着从国内往国外迁移的趋势,但是小币种不一定受到这种趋势的影响:

“国内挖矿行业能发展地这么好是因为新基建能力很强,伊朗也许在电力或者合规方面有着一定的优势,但是矿机制造和矿场建造以及相关矿业服务方面,国内仍旧处于领先地位。此外,例如HNS、UENC等小币种矿机不需要过多的挖矿附属限制,矿机的分布和算力迁移肯定不会因为电费而发生。”

 

专注真诚分享,帮助新人跃迁。
QQ:334026,一起交流。
微信公众号:“今日币有约”,及时掌握我的一手分享。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